作者:张思源(高一)

灵山多秀气,空水共氤氤。

我躲在你看也看不见的罅隙中,窥视你在夏夜里抚琴,愔愔琴德,不可测兮。望着你隐匿于山水之间的身影,我留恋,我可怜,亦或我庆幸。物是人非,一切远去,五百年的修炼呵,也仅换来今生不经意一瞥,无擦肩可言,我甚至只愿记取你当初的模样,白衣胜雪,才冠三梁。茫茫人海,欲寻你,该何处去?

我情愿化作清风,有意挑逗你身旁的白幡,你却说:“不是风动,亦非幡动,仁者心动。”我追随尘埃潜入殿堂寻觅悲悯,却听见你吟诵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是你拂不去的尘埃,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想穿过绿水,再放下千山,寻你,哪怕幽幽篁竹。可能是我眼前的雾忘了散开,你依旧抚琴长叹,我听若安然,淡定从容难道真是你与生俱来的境界?有些人选择飘摇在红尘,有些人选择独卧青灯古佛旁。那名落孙山也许就是时代受害者的唯一标志,这一次你不再是山林里缺席的人。“一自循寒山,养命餐山果。平生何所忧,此生随缘过。”身处寒山非寒山,我望寒山你无言。

现实太过沉重,风流大唐满足不了清瘦男儿的远大抱负,时代像是一张网,缚紧身体,却将脆弱的灵魂驱赶出来,不知是你选择了命运,还是命运选择了你。我想古刹庙宇建在深山崖顶是为了收留所有被世态驱逐的灵魂。

再无朝代可言,东篱把酒在黄昏时随炊烟一同飘去,南宫淸漏声声中只回荡历史兴衰,游荡的灵魂彻底解脱,开始真正的游荡。

你用时代留给我历史,我却不能用时代为你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