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弓柴红

英国作家王尔德说过:“生命就是你的艺术 ,你把自己谱成曲,你的光阴就是十四行诗。”每个人都可以视自己为艺术,把自己谱成优美的乐曲,弹奏出诗意浪漫,活色天香,风情万种的人生。

昭君曲·化作此花独幽

她的外貌让南飞的大雁忘记摆动翅膀;她毅然决然远赴匈奴的举动,让许多男子都为之汗颜。有倾国倾城之容,却选择把自己的青冢永远的留在了荒凉的大漠。凄冷的朔北寒风,站在一望无际的草原里,琵琶声起,承载了所有希望与失望,承载了所有的无奈与怨恨。

不必说时光短暂,不必说看破红尘,荒漠中的女人,一直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心。“朔风万里去,琵琶声未息。此情可问天,千年终不悔。”

大经调·山静日长

唐子西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家安在深山的里面,每逢春末夏初的时候,苍翠的苔藓生满台阶,落下的花瓣铺满小路,没有人来敲门打扰,惟有松树的影子斑驳不齐,地面和空中不时传来鸟儿的啼鸣。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吸之。凭兴趣读几篇《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以及陶渊明、杜甫的诗、韩愈、苏轼的文章。从容步山径,抚松竹,与麛犊共偃息于长林丰草间很快回到竹子做窗的家里,就有山居的妻子和幼小的孩子,做了竹笋和蕨菜,端上麦子煮的饭,欣然一饱。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叟,问桑麻,说粳稻,量晴校雨,探节数时,相与剧谈一晌。

如此之闲适,可谓妙绝。罗大经的人生,则东坡所谓“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

天祥诵·留取丹心照汗青

历史的眼睛如一幕清明的水幕,映照出钟明奸佞。以手去触摸,得到的是微微的刺痛。在心如止水的时候,一叠浪袭来,那是《正气歌》,是文天祥的浩然正气。

文天祥那颗烧的沸腾的爱国之心最令人感动。痛斥留梦炎的义正之词是他嫉恶如仇的秉性,劝退恭帝的声泪俱下是他忠君报国的热肠,应对孛罗的不屈不挠是他视死如归的豪气。“孔曰成仁,孟云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交响篇·奏响我的人生之歌

把自己谱成曲,需要一种底蕴和风韵。无论是昭君的凄美,罗大经的悠然,亦或是文天祥的热忱,都化为天上的繁星,给我指引着方向。前人的曲调,将化作我的养分,亦是我努力的方向。我愿把自己的人生谱成最美的曲,融汇生命的各种精彩,收获最动人的篇章。

人生是一种情调,千种情,万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