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他们的人生

发布于 2015-10-29  1,160 次阅读

CONTENT

作者:张思源

他们就像傍晚天边低垂的晚霞,痴痴地在天幕徘徊,绚烂即逝的光辉永远牵着昨日阳光的衣角,永远扯着明天晨雾飘渺的裙裾。于是走到今天,他们便爱上了戴着老花镜坐在床边翻那本受潮的相册,看那些被摸得发了毛的黑白相片。他们在用我听不到的声音重复着:这是我的人生。

被时光磨得发黄的黑白低声吟唱着:“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清浅流动的岁月冲刷着儿时的记忆,于朦胧中看到那时飞走的蒲公英。草丛中,蒲公英的绒毛上洒满了阳光。他们的童年长在草篮中,在野地里看着吃草的羊,拿着草绳去追赶飞走的蒲公英。阳光透过蒲公英的团絮投射出无尽的美好。远处,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这时候,他们的人生成了青山绿水,青绿在风中摇曳。

他们就希望这样被风吹着,将灵魂吹起来,吹进远处的幽绿中。岁月经不住雕刻,时光镂空了青山。他们换了身衣裳,拿起扫把开始了新的人生。这也是他们所期望的,高楼林立,街道整洁,生活便利……为了家园他们愿意扫拾道路旁跌落的叶子,花上的轻尘;他们宁愿用捧起蒲公英的手握上车把,尽管风亦微热,暖阳犹照。他们拽着希望跌进另一个时代。这时候,他们的人生成了城市上空掠过的燕影,在穹顶之下俯瞰家园。

他们最终期待的还是躺在门前的摇椅上,静静听着子孙同飞舞的雪花在院子里齐声笑。秉支蜡烛在夜空下,冰冷的雪花也来奔赴短暂的温暖。伸出手触碰纯白,看它在苍老的指尖消融,每一滴水都寒彻心扉。于朦胧中捧着满手的幽绿,转眼便枯黄。这时候,他们的人生成了空中飘零的白雪,热爱夜空下那簇跳动的火焰,可是雪就要化了。

那时闭目在烛光中,蓦然听到人生轻缓的脚步,摇动岁月的转轮,不为风起花飞,只为穿越时空看一眼走过的路。生命匆匆勾勒出嘴角的浅笑,弯出一帘幽绿,又散落漫天冰雪。温柔浅笑替代沉默,笑曾经绿过,笑清明雨下的凄美,笑岁月绕过青山穿过城市又转个圈,为他们留下这千变万化的人生。它最终成为黑色与白色,是它积淀了世间所有色彩的结果。

Comments | NOTHING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