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州市实验高中  安齐文

不知多少年前,曾在心底信誓旦旦地说我要知道所有的真相,我要明明白白地辨别是非真假。但还没到长大成人,就已将代表曾经的真诚丢到了某个杂草丛生的转角。不要对我说“转角遇到爱”这样明亮充满苏味的漂亮句子,事实上,就我这短短十几年的人生经验看来,大多时候的转角遇到的“惊吓”好像比较多一点。

有很多种情况会让我们陷入回忆中,例如孤独,例如某种意识流的联想。有人说“回忆就像拔掉了牙齿的牙床,舔时痛,不舔时空荡”。回忆不可能被披上隐形衣,反而是像在黑夜里开放的夜来香,迷人、芬芳,引诱着你一步一步地走向它,拥抱它,不可抗拒地在或美好或悲伤或懊恼的情绪里消沉。人活在惯性中,越是挣扎,摔得越痛,陷得越深。

我们常常被要求:要变的懂事。最悲哀的莫不就是懂得了太多不该懂的事。这难道不是好事?什么又算是懂事?你要听话、有眼色、遵守规矩、尊重长辈;你要内敛,又不失活泼,你不能一脸严肃地装老成,要常常笑容满面,像个小太阳带来温暖和阳光。这多完美。原谅我有诸多不好,无法做到。

最近听到关于一个女孩子的议论,不是小女生之间充满偏见和刻薄的挑拨和“坏话”,至少评价中肯,没有恶意。这个女孩典型的得理不饶人,即使无理也不肯吃半点嘴上的亏。当然寥寥几句话无法概括一个鲜活的生命的特征,总之她说话刻薄,举止任性,不招人待见。

有人会说性格是天生的,我想没有逻辑会这么简单。就唯物辩证的联系观来说,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也能推翻这个结论。后来听说她对她妈妈的态度也是这样,无礼、强势,没有母女之间的温情和关怀。她们告诉我这或许是家庭教育所致。其实,不用别人解释,也能猜想出这其中的必然联系。

她们接着讲,有一次女孩的妈妈给她讲题,结果两个人算的答案不一样,女孩坚持自己的答案,妈妈一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后来证明是妈妈算错了,妈妈却说:你打回来吧。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就是一场悲剧,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里面成长,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也就不足为奇了。而那些像冰渣一样冰冷尖锐的表达,是否只是为了保护伤痕累累的自己。

我们回忆曾经的单纯可爱,也不可避免地回忆曾经的丑恶黑暗。我们向往真实美好,但真实往往更加可恨。当你因为自己的或别人的错而被动接受了那些心灵的毒药,在无数的黑夜里沸腾、喧嚣,心中的那抹光亮就尤为可贵。当光亮不足以驱散笼罩你周身的阴霾,强大的生存欲望就催生了一种病症,我称之为“回忆与失忆综合征”。从中溢出的那些丑恶气息渐渐地成为你身上某些独特的性格。有些我们称为气质,有些称为缺点。

我厌恶谎言,但恐惧真相。于是当面对询问,自身的保护机制引起的病症便是沉默加微笑。如若答案是不知道,那么你也千万不要怪我说谎,因为我真的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