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班主任后,我的眼光在逐渐变窄,我不再像以前一样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这样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学生,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成长已经开始被我大大影响,如果我不告诉他们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或许,这三年,他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非黑白、善恶曲直。

在平日的活动中,我最不喜欢这样一类行为:马上要开始跑步了,突然从队伍中出来,一脸痛苦地告诉我“老师,我肚子疼!不能跑步。”因为时间限制,我没法确定她问题的真假与疼痛的程度,但她们都会向我表示,疼得不能跑步,但是用不着看医生。我看着被她在一瞬间打乱的队伍,除了叹息无奈,还有一丝的不快。

学校组织集体活动,本来是很好的锻炼机会,也有助于班级融合,但还是这几个学生,跳出来说,“老师,那三天我不能去,我身体不舒服!”然后给我列举了好几条病症。平时跑跑跳跳也没什么事啊,怎么就这项集体活动不能参加。我说“剧烈运动可以不参加,一些融合性的尽量参与,再不行在旁边加加油,鼓鼓劲儿,也能拉近同学之间的关系”。她就会接着说“我可不可以不去……”看吧,目的就在这里,不去,难得的三天假期,没有作业,可以尽情地休息,多好。

可怕的是有些孩子的父母,听了孩子的要求,也会帮着孩子请假,当然我不会说什么,父母是监护人,他们的意见我只能尊重。

这些孩子有极高的重复率,你会发现有事的总是他们几个,而平时做自己感兴趣的一些活动时丝毫不见异样,但他们总有一种“我和别人不一样”的自觉。觉得我的特殊可以搞定一切,再不行还有父母帮我搞定。任何他们不想做的事情,他们就可以有底气说出来说我不能做。这在一个集体中是一个可怕的异变因子,她可能影响整个班级的氛围,让一些原本想动一点心思的孩子终于找到了阵营,然后形成一股“集体不行”的特殊力量。

我在想,我为什么不喜欢这样的孩子,除了他们毫不贴心地把我处在一种进退两难的地步上之外,还有就是,他们身上有一种唯我独尊,世界任我调遣的自我认知。

任性、娇气、不肯吃苦、无集体意识……是什么让他们成为这个样子?

从来不任意请假,坚持参加集体活动等孩子们中有很多家庭条件很好,却一点都不娇气的,所以大环境并不是决定因素。这种“我很特别”的自我认知究竟是时代给独生子女的大背景造成的,还是不会做父母的父母们引导的,抑或是部分孩子先天的自我优越感使然?

社会不会惯着任何人,有些人似乎很幸运,似乎从来都未曾遭遇不幸,那是因为他们足够努力,足够有底气把所有普通人的“历练”看得风轻云淡。

孩子,即使在计划生育大背景下你不得不成为独生子女,即使你的父母没教会你如何适应社会,即使你先天优越,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社会,没有让你任性娇气自以为是的资格!你现在不学着适应改变,总有一天社会会告诉你什么叫适者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