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莉茜  高一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等着你,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一个人,当你遇到他的时候,变化不期而至,你所坚持的在顷刻间化为虚有。

如果说爱情是一场劫数,那么每个人在经历过劫数之后才会重生,而世间奇女子张爱玲亦没有逃过这轮劫

初始

胡兰成一袭长袍,斯文儒雅地站在张爱玲家门前,叩响了紧闭的大门。在话还未说完之时,开启片刻的大门就要再次关闭了,一张写有胡兰成姓名的字条就从这窄小的门缝里递了进去,当她看到纸条,心中果然不是一般滋味,这个胡兰成她或多或少地听到过,就在此时变化毫无预兆的降临了。次日张爱玲回电说要去家中拜访胡兰成。曾经那个孤僻的张爱玲哪里去了,那个对待客人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冷漠相待的张爱玲哪里去了,这一切一切或许只能用缘分当借口罢了。

相知

以风流自居的胡兰成不知阅过多少佳丽,却不曾遇到这样的女子,好似一位从天而降的神,让人只能对她凝视,两个人坐下谈天说地,这一谈就是5个小时,倘若是知己良朋,这5个小时的谈话也不算长,但若为两个陌生人却也不算短,况且张爱玲平日沉默寡言,即使是对最亲的炎樱也不过如此,如此清高的女子对胡兰成何来这么多话可谈。也许这是因为张爱玲那颗孤独的心找到了一个有深度又有温度的地方而已。

相近

第二天胡兰成再访张爱玲,而这次这位世间奇女子身上的变化令人吃惊惋惜,张爱玲家常年紧闭的大门如今却为胡兰成从容打开,而平日穿着奇装异服的张爱玲如今竟为他刻意打扮过,宝蓝绸袄绔,戴了嫩黄边框的眼镜,很见风云妖娆。自此,两人在那座公寓里喝红茶,吃点心,聊故事,就像老友一般。若说此时的张爱玲还有一份孤僻与骄傲,那自从照片后那一句“见了他,她便变得很低很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她便放下所有的骄傲为他低落尘埃,为他念念不休。

遇到了他,昔日那个冷眼俯瞰芸芸众生的张爱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易近人,用心面对众生的张爱玲。胡兰成带给张爱玲的是幸福亦或是不幸,也许只有张爱玲本人才能说的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