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作者:王嘉琪  高一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清平乐•金风细细》

偌大的校园里,没有了当初的青春洋溢,而是被简约岑寂所笼罩。惟剩下小部分没有返家的学子,静默一隅。独自漫步在郁郁苍苍的草坪上,内心觉得空落落的,昏后的阳光柔和地让人心生倦怠,一时间,只想沉睡在空寂中。倘若有一杯新制的绿酒,想必我也会如词中人一般,浅尝一口,便甘愿醉倒在这清秋如梦的幻影里。醉了,就不会勾起那淡淡的愁思,睡了,就不会感觉到内心的孤寂。

从未与日暮黄昏如此地契合,如此地贴心贴肺。只觉它安静如我,薄凉如我,岑寂亦如我,一种兀自而生的熟悉感就这样,无须浇灌便枝繁叶茂地根植于心,一如邂逅了自己。也只有这个时刻,才能感知光阴是有分量的,带有色彩的。其实,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在邂逅自己中度过的?无论几多繁华过眼,能够走进内心深处,与灵魂契合的,总是与自己有着某些相似之处,抑或就是另一个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最懂得自己。

一直觉得雅致清秀中透着淡淡幸福的紫薇花,像是一场清纯的梦,尤其在夕阳微醺、落霞蒸红时,更晕染了一层诗意与柔情。然而,再回首,却只剩下满地落英,渺渺尘香,昔日的美好终还是渐行渐远了,一些事情,即便倾注再多的深情,也无法把握。一如那倾情的初见,只一眼,便惊艳了时光,然而,倘若这些美好都能够留住,也不会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与“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的嗟叹了。都说人生是一场虚幻的梦,然而,梦里梦外,最真实的,只有自己。

转眼间,已是紫薇朱槿花残,遥望天际,想到那南归燕子尚可双双对对的如影随形,相依相偎,而自己,却只能孑然地立在纤纤愁绪中,拼凑一个无法再续的梦。有时,爱上一株草木亦如爱上一个人,只须刹那。只因它,像极了自己。

青春是一场烟火,在片刻的耀眼与夺目中,迎来的只是静默。也许是一段不复的年华,但曾铭记的一切便在心中生根发芽,绚烂的不过是时光轻擦。那些的曾经都还历历在目,却怎么也无法碰触,也许,故事早已结束,主人公也散场退出,谁驻足,将散落一地年华收起。寻记忆中与你交织的片段,却再也回不到故事的开端,随岁月跳转,终将我们分散;任回忆纠缠,磨蚀了当年的果敢,又怎待白发苍髯,唏嘘当年时光荏苒。

阡陌红尘,我们每天都会有很多际遇,与某个人擦肩,与某件事相连,抑或与某株草木相对,但能够让我们为之停留,为之倾注深情的,总是那些能够通过他们看到自己,感觉到自己的。人常说冷暖自知,我们的遭遇,没有谁能够真正的感同身受,最了解自己的人,终究还是自己。未知的旅程,没有谁能够代替我们完成,亦没有谁能够毫无私心地帮助我们,因为每个人最关心,最深爱的,只有自己。其实,我们的一生都是在邂逅自己。

Comments | NOTHING

暂无评论...